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碧茶屋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768|回复: 21

[文区] [bleach同人-一雨]记忆空白(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5 09: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如果相爱的两个人,突然有一个为了忘却而忘记了对方,他的世界会不会恢复正常?
  “黑崎君,分班了,你在第几班?”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愉快,却不似两个月以前那般的朝气了,这样的声音让环境有些“冷清”了。
  “啊,高二(3)班。”声音的主人回答道。话中语气很平淡,甚至有些慵懒。
  “我们又一个班了,我,黑崎君,还有茶度君。”这时候,女孩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起来。却突然看到橘发男孩突然皱了下眉,眼神有些迷茫,似乎在轻轻地回想著什麽。
  “黑崎君。。。。。。”悄声地提醒道。音量之轻,似乎是想温柔地拉回眼前这个叫黑崎一护的男孩的思绪。

  “啊?啊,对,我们又一个班了。那麽一会儿教室见了。”被拉回记忆的一护朝刚才说话的女孩,井上织姬,淡淡地微笑,然後朝楼梯走去,似乎是上楼的方向。
  “黑崎君,你去哪里?还有十五分锺就上课了。”织姬冲著一护渐离开地背影提醒道,眼神有些担心。
  “啊。十五分锺会准时出现在教师的。”话音刚落,背影就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井上。”低沈老成的声音在女孩的背後响起。
  “早!茶度君。”回头时,女孩已经恢复了那亲切可爱的面容。
  “嗯。”茶度简单地象征性地点了头,然後看著刚才一护身影消失的拐角处,缓沈地说道,“不用担心,露琪雅的记忆转换器的功效应该不会失效的。”
  “是吗?”将眼神漂移下地板,织姬轻轻地叹道,“可是,看到这样的黑崎君,为什麽我反而放心不起来。这样真的好麽?”
  “如果不这样,即使蓝染消失了,一护的灵压也会毁了他自己。这是不得已。”茶度说著这些话的时候,禁不住回想起那时,在和蓝染战斗结束之前。
  上身染满血迹且倒地的石田,同样是全身淌血却带著挑衅微笑且稳站著的蓝染,还有就是频临崩溃边缘的一护,他的灵压当时处於濒临爆炸的状态,蓝色盛开的灵压里,本是褐黄色的双眼变成了浅蓝银色。茶度还清楚的记得,在蓝染被一护砍倒後,一护的灵压不但没有熄灭,反而还在无限制的升涨,再这样下去,恐怕,连一护本身也会化为灰烬。终於,最後在众死神的合力使用鬼道之缚咒後,一护才昏死了过去。即使如此,在日後一护的每次醒来,灵压总是会不受控制的高涨。
  也许是露琪雅猜到了什麽,一天,她突然在一护的面前使用了记忆转换器。之後,一护终於算是安定了下来。只是,在他的记忆里,他记得一切的事情,唯独失去了对一个人的记忆。从那之後,一护恢复了高一上学期时的独来独往,依旧每天收拾著热情奔放的启吾。只是,上课时的一护偶尔会失神看向窗外,眼神很遥远。
  後来,有天班里来了个转学生,男的。这个转学生的样貌清清淡淡,唇形不说话的时候呈一字线,身材咋看之下有些纤细,身影有些沈默。在跟班里的同学简单德介绍完自己後,就被老师安排坐在了一护前面的一个空位。当时,织姬和茶度都看到一护原本撑於左掌的脑袋突然轻跳了一下後,又马上恢复了懒洋洋的神情。
  当时两人想,忘记了是好还是不好呢?为什麽感觉有些寂寞?
  天台上
  『啊,新学期开始了啊,好累!』此刻的一护躺倒在顶楼的地板上,双掌垫於脑袋下,身体呈人字形张开,虚开著眼看著阴蓝的天空,寒假过後的春季,空气还是有些冷冷的,足以让他慵懒的脑袋逐渐清醒。他觉得这个假期过得太快了。从虚界回来後,不停的补回之前落後的学习进度,然後是不停地考试,才几天的假期,体力和精力怎麽可能补得回来那麽快啊。忙忙碌碌的生活状态虽然充实得透不过气,只是心底的某个角落,怎麽有份失落空虚感。这种感觉自他从虚界回来後,就一直存在著。他说不出这感觉来自哪里,只是,他一直觉得,他忘记了什麽事情,很重要的事情。每次一想到这里,心里就莫名其妙地紧窒一下,什麽东西哢在了喉咙。
  还有,每次梦中总是有个离自己很远的蓝白色纤高背影。梦中,一护觉得这个背影很熟悉,却总是想不起是谁。他叫那个人,那个人却从来不回头,只是给了一个隐侧的侧面,然後走向更远的地方。一护想追上去问那个人为什麽总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可是脚就是迈不开。他害怕,他害怕看到那个人的脸,害怕自己如果看到那个人的脸後,心中的窒息会化成液体流出眼睛。
  “嗯?”突然,眼角看到通往天台的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灰色校服的学生。一护努力回想著,终於想起来这个人就是上学期转来的那个新生。
  “啊?”来人看到了一护後,愣了一下,然後低下眼神准备返回离开。
  “哦咦!”本不爱主动搭理人的一护难得地开口了。
  “什麽?”那个转学生回头,淡漠问道。
  “你这个学期分到几班?”突然,一护想知道这个他从来没问过名字的转学生将在的班级。
  “。。。。。。和你不是一个班。”说完後,转学生平静地再次转身拉开门,离开了。
  听到这种答复後,一护皱眉看著转学生离开的背影。突然,一护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猛烈地跳动著。这是什麽感觉,心脏怎麽鼓动得那麽厉害。这种窒息感又来了。这次来得好强烈。可是一护那瞬间的动作就是瞪大双眼看著转学生离开後闭合上的门,同时也忘记了怎麽呼吸。十秒之後,一护突然弹跳起来,飞快的将闭合上的门再次用力打开,飞奔下楼梯。不几秒,他就站在了二年级楼层的楼道里,那里依旧是人来人往。只是一护浑然顾不上这些。他拨开人群,来到自己的班上,来到了茶度和织姬面前。语气急促地问著面前的两个人。
  “那个转学生叫什麽?在几班?”
  “他在四班,就在隔壁教室。发生了什麽事情麽?”织姬和茶度被一护的动作唬了一跳,不过织姬还是及时地回答了一护。织姬和一护不同,心细的她从来都牢记著班级的每一个人,更是记得看他们每个人所在的班级。
  一护没有回答织姬的问题,而是跑开了。其他两个人先是愣了一下後,马上跟了上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只是,出了教室门後,他们却看到一护站立於隔壁班教室的门口。神情已经恢复了镇定,只是紧皱的眉头下,双眼有些失望。
  “一护?”茶度出声问道。
  “没事了。”一护的声音有些落寞失望。
  “到底怎麽了?黑崎君?”织姬也担心地问道。
  “。。。。。。”一护先是淡淡地回头看向两人後,继续调头看向教室里一个安静的身影,“突然觉得他像一个人。不过却又不知道像谁。算了,想不起来了。”最後,一护将视线收回,回身准备走回自己的教室。
  “你的脑袋还能记住多余的人啊?真是难得!”身後传来调侃的女生。三人抬眼看去,是龙贵。
  “切。”一护先是对龙贵的调侃不以为地意发出单音节的反讽,“怎麽?我们又一个班了吗?”表情似乎很不情愿,口气却有些放心。
  “没人想跟你一个班。不过,看来又得忍受你直到高中毕业为止了。”龙贵顶回道,边走向了织姬,继续问向一护,“你刚才在看谁?”一边自己也往隔班教室望进。
  “不关你的事?”一护一边回答,一边再次向那个转学生看去。这次却看到了转学生射过来的眼神,满眼的不耐。这个眼神!?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麽?”一护的双唇喃喃道。
  “!”
  “!”
  织姬和茶度突然惊了神情,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就见织姬走上前,“准备上课了,黑崎君,茶度君,我们回教室吧。”
  一护有些无神地点头,脚步有些舍不得的离开了隔壁教室。
  後来的上课老师讲了什麽,一护完全不知道。脑袋有些混混沌沌,可是记忆似乎上了锁,怎麽也想不起那些熟悉感。
  
  未完待续
  我对最近的无能一护很是郁闷,所以这是郁闷的产物。





2



放学後,一护百无聊赖地走出学校,却在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他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冷漠的男生。在一股莫名且强烈的情悸驱使下,一护不声不响地跟在了那道身影地身後。就在那一瞬间,一护对这种情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在很久以前,他做过如此的举动。
  就在一护努力的尝试回忆起什麽的时候,不远处的那道身影拐进了一条小巷。一护急忙跑上去,却发现那个男生不见了。他迅速地朝四周扫了一遍,却找不到那个男生。他心中觉得诡异,这条巷子那麽长,两旁的居民房也是关著门的,怎麽人能这麽快就消失了呢?
  一护在原地又站了几秒沈思了一会儿,然後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巷子尽头,决然地回身走了。
  待一护的身影消失後,从一间居民房的角落处慢慢走出一道身影,就是刚才的那个男生。平凡却干净的脸上已不是之前那做作一般的冷漠,黑色瞳目内染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低头抬手推了推眼镜,他准备离开原处继续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却被背後一道声音震住了脚步,最後全身都动弹不得。
  “为什麽躲著我?”一护声音平淡地问著眼前的身影,他却忘记了是他先跟踪别人的,只为了心中那份莫名其妙的不满和某种异样情绪在心喉处的涌动。
  “。。。。。。”前面的人沈默不语,定定的背影让一护感觉到丝丝的不安。
  “喂,我在问你呐!为什麽不说话?”莫名地,一护觉得情绪有些暴走的趋势,因为眼前的这道背影洋溢的气氛,竟然和他梦中的那道背影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个感觉。在微吼的期间,一护的腿情不自禁地向那道身影走近,只是在背影身後极近的距离处停住了脚步。和梦中一样,他突然不敢让眼前的人回头。就这样,他自己撼住了自己。
  “好像。。。是你先跟踪我的吧?”终於,那人缓缓地开了口,却是反问的语气。
  “呃!”一护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你跟踪我的目的又是什麽?”那人慢慢地侧头,问著身後的一护。
  “唔。。。那个。。。只是听别人说我们之前同班过。。。。。。”最後的话连一护自己也说不下去了,毕竟理由太过於牵强了。只是,他总不能告诉别人他就是莫名其妙地跟踪人家吧。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那人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也没有别的表示。只是平静的转身看向一护,抬手,指了指一护身後的路。
  一护咬唇没有作声,却也没有离开,只是盯著眼前的人,眼中闪著执拗的光。男生没有再看向一护,只是转身继续离开。一护像是想到什麽似的,突然又开口了。
  “你怎麽知道我家不是和你一个方向?”一护朝前面的那人喊道,声音中有著小孩钻到空子後的得逞兴奋。
  果然,前面的人停住脚步猛地回头,眉头间满是不满的紧结。一护突然觉得那满是情绪的眸子在哪里见过,嘴上那挂著淡淡笑意的唇僵住。
  “因为我天天走这条路,从来没有看到你走过!”男生的态度似乎有些气急败坏,又像是为了掩饰什麽真相而故意找了个牵强且做作的理由,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他很不会撒谎和找理由。
  “你叫什麽名字?”一护恍惚於脑海中的那种异常的熟悉感而忽略了男生的态度和他话里的不自然,他开口问道,同时向前走近。
  “......”男生突然咬紧了下唇闭口不语,之前的激动忽然一下全都散开了,眼神欲诉而止。
  “拜托,我们曾经在一个班级,问你名字应该是可以告诉的吧?”一护故作自然的说道,眼神却有些凶煞,一副‘你不说就不给走人’的样子。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班了,所以我想没有必要知道名字吧?”男生还是那副打定主意不告诉的语气,拒绝道。
  “小气!”一护故意嗤声道,“哦,你是在记仇吗?因为我跟你一个班而从来没有问你的名字吗?只是不到半个学期的时间啊,哪里能那麽快注意到?可是我现在来问你了,证明我比较大方啊!而你也是男人吧,干嘛那麽小气记仇啊?你又不是女人!.”一护口若悬河的说著,刺激著那个男生,果然看到那个男生嘴角颤抖著,用力地皱著眉,双眼愠怒地看著自己,一护心里突然有些高兴起来,却在听到答复後,差点气得想踢眼前的这个男生。
  “没错,我就是小气!你高兴了吗?现在我要回家了,你自便!”气话说完後,男生转身正欲离开,後领却突然被人用力的扯过,让他整个人突然站不稳脚步,朝後摔去,然後重重的落在一只胳膊上。
  “你这个家夥!”一护吼道。不知为什麽?一护突然就是受不了这个男生的拒绝。又或者说,一护对这份熟悉的拒绝有些急躁,所以心头的躁气变为了不分轻重的动作。
  “干嘛?”男生也不甘示弱的吼著一护,一只肘抵在一护的胸前,另外一只则手握成拳,一副防范的样子。只是,一护看著男生皱眉愠怒的样子後,心里突然有种又好笑又气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喜欢看这个男生发怒的样子,这让他觉得自己不被他忽视。
  “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一护突然将声音放得软了些,有些低沈,眼神有些温柔,痞痞的微笑中带著些宠溺。这些神情让男生愣住。
  “石田......”男生犹豫且缓慢的说著自己的名字,一护却在听到石田这个姓氏的时候,心如被重击一般的闭住了自己呼吸。
  “真下!”男生说出全名後,用力的挣开了一护的梏制,然後一直没有转头看向一护,却也没有离开。两人就这麽定在原地,一护似乎没回过神一般的一直盯著名叫“真下”的男生,眼神无意识的流露著失落。而“真下”在一旁掩饰般的整理著衣饰。
  黄昏的颜色愈发的沈了。
  “我走了,不要再跟踪过来了啊!”“真下”侧头跟一护冷淡地交待完後,离开了。这次一护没有开声阻止,也没有跟上,只是看著“真下”的背影直到消失。
  “真下吗?真的是这个名字?”一护自言自语的低喃著。
  
  未完待续
  
  这《记忆空白》文完全是郁闷的产物,所以对於文的架空程度,本人比较随意了。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发表于 2011-9-29 22: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ryc 于 2011-9-30 01:02 编辑

失忆了啊…被忘记的人总是痛苦的,忘记的人有点可怜吧,记忆是很重要的东西啊
发表于 2012-5-26 23: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草莓会失去记忆呢?被遗忘的雨龙太可怜了
发表于 2012-8-10 01: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他俩好久记起对方
发表于 2012-8-11 12: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失忆梗甚萌~就爱雨龙这别扭样~
发表于 2012-8-17 05: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CORPION 于 2012-8-17 07:33 编辑

为什么是真下?难道日文读音相同?
石田那个傲娇男肯定不会自己说出来,只能指望黑崎想起来了。
---------------------------------------------------------------------
这就完结了???怎么着也该让黑崎恢复记忆啊,所以这是什么狗血人生真实写照吗
发表于 2012-8-20 21: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看名字就觉的好虐.....
发表于 2013-5-5 20: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虐了。。。雨龙好可怜
发表于 2013-5-22 10: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想要雨龙幸福啊啊 ,希望草莓是一个温柔攻的说.原著里雨龙旧没怎么幸福过的说
发表于 2013-5-23 01: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田描寫得很美~快點想起來吧~一護!!!!
发表于 2013-8-18 20: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名字没有什么研究啊
真下用日语怎么说啊
光看这俩字好别扭啊
发表于 2013-8-19 22: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龍...真是好男人
一護趕快恢復記憶吧~~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07: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 = 会的
最近一护实在是~想写篇好的,硬是被憋回去了~
发表于 2014-1-4 22:31: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in 于 2014-1-4 22:52 编辑

是虐文是BE我今天就通宵写作业…这是什么呀…哎呦…若即若离最不好了嗯,为什么这一对不是爱到死就是虐到死啊…
发表于 2014-7-7 21: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失忆了?神马情况?石田怎么和蓝染对上了?草莓君这到底是啥情况?
真下是神马?真相吗?
-----------------------------------------------------------------------------------
其实好想吐槽这个60字标准
您已经注册成为碧茶屋的会员,请到新手区发布自我介绍主题以获得加分奖励,它会帮助您在碧茶屋有一个轻松愉快的开始。
发表于 2014-7-9 00: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哎从贴吧追到这边来的XD失忆梗虽然狗血不过…我喜欢!!
这俩的恋爱就是标准的别扭小孩过家家,你不说,我也不说,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都不说…要是没开口的说不定就这么错过了,不过总会有忍不住的那一个www希望能HE呐
发表于 2014-7-25 12: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样木有了?!还想看啊。。感觉一护的性格有点沉闷呐,嘛算了。貌似原著里就有点这样的感觉?描写什么的不错哟~作者加油!支持你~(好像有点凑字数。。嘛,不要介意啦~)
发表于 2014-8-16 20: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雨西皮很萌   
完结后看了一些漫画   最近基友告诉我漫画里死了好些人 TAT 好虐心
下面开始看文~~  
发表于 2014-10-12 20: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意!?感覺好虐OAQ讓我繼續看下去!!(要60字啊!)
讓我想想…我已經好久沒看死神了,最近又突然的重溫…果然我還是覺得石田和一護很有愛呀!不過…弦雨也不錯啦~

补充内容 (2014-10-12 21:36):
這樣就完結了!!!
发表于 2014-12-20 19: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肯定会想起来的~~~~~~~然后就开虐了。。。。。
失忆是两个人的痛苦,所以一定要两个人才可以解决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碧茶屋

GMT+8, 2017-10-24 06:44 , Processed in 0.26033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